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首頁

林毓生:我研究魯迅的緣起

《阿Q正傳》「不是嘲弄與憐憫」,而是描繪「中國國民的靈魂」和「中國的人生」——那樣的「靈魂」、那樣的「人生」根本不值得活下去!但,另一方面,他筆下又有閏土、阿順與作者本人這樣美好的人間關係….

【哲學軌跡】曾瑞明:誰的人工智能

人工智能不只是機器,它是迄今最重要的人類發明,會是人類歷史的拐點。到底人工智能跟全球正義該如何結合?我們該如何考慮同時間存在的文化差異?不同國家的政治文化……

林載爵:青年余英時(1950-1955)

我們都知道余英時在一九五〇年七月經歷了一場天人交戰後,突然在本來要重返燕京大學的路程上,從廣州決定折回香港,這是他生命史上一個最大的轉捩點。

劉璧嘉:送給在交友路上感到焦慮的人們

從1992年開始,人們就開始在討論「鄧巴數字」假設。這個假設來自英國牛津大學演化心理學家和人類學家羅賓·鄧巴的研究,認為一個人只能與大約150人維持友誼,而密友也只能有5個。

焦點作家
焦點作家

鄭清茂

1933年生,臺灣嘉義縣人。普林斯頓大學東亞學博士,歷任臺灣大學、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、麻州大學、東華大學等校教授,現為東華大學榮譽教授。為中日文學研究領域之知名學者,亦為國內重要的翻譯家,譯有日本古典文學、近代文學經典以及日本漢學著作多種,包括吉川幸次郎《元雜劇研究》、《宋詩概說》、《元明詩概說》,小西甚一《日本文學史》,《平家物語》,松尾芭蕉《奧之細道》、《芭蕉俳文》、《芭蕉百句》,以及森鷗外《魚玄機:森鷗外歷史小說選》、《澀江抽齋》等。

【美好年代】林雪虹:玩笑與危機四伏

學德語以前,我學的是法語(就像我的其他興趣那樣,它很快就被拋棄了)。那是七年前的事,我早已把那些名詞的性別和語法規則忘得一乾二淨。但有一件小事卻總也忘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