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孝悌:史景遷——一位閃耀的明星(上)

我在1985年去哈佛大學讀書,大概在第二年,系裡辦了一個小型研討會,請了耶魯大學的史景遷教授和加州柏克萊大學的魏斐德(Frederic Wakeman)來參加。美國中國史研究的三巨頭難得齊聚一堂,學生們一方面非常興奮,一方面則品頭論足、議論紛紛。

閱讀更多...

鄭培凱:重讀《曹寅與康熙》——兼懷史景遷老師

史景遷這部書,因為是純學術著作,銷路很差,過了二十年,第一版都沒賣完。一直要到他出版了《康熙自畫像》《王氏之死》,在歐美文化界享了大名之後,才出了第二版,而且有了平裝本。我從不向師長索書索字,卻藏有這部書的第一版,是自己花錢買的,買書經歷的印象十分深刻。

閱讀更多...

黃仁宇:我的「中國大歷史」研究,大部原因出自命運之安排

其實我們自己對中國現代史的看法,亦復如此。到目前為止,我們對蔣介石、毛澤東與鄧小平的看法亦無非出自個人之愛憎。可是他們代表廣大的群眾運動,所得的成果又大都已成為既成事實,不可逆轉,那我們就應當考慮這些群眾運動之積極性格及其前後連貫的出處,不能全以本人之恩怨當作歷史之轉捩點了。

閱讀更多...

【敬悼史景遷】北島:上帝的中國兒子

喬納森有個中文名字,叫史景遷。他是英國人,至今也不肯加入美國籍。按他的話來說:「我為什麼要背叛莎士比亞?」他在耶魯教書,是十幾本書的作者。這些關於中國歷史的書,幾乎本本暢銷,並被譯成多種文字。說實話,我對歷史學家心懷偏見。

閱讀更多...